我身邊的共產黨員

?

劉斌,北京機掃公司街巷運營中心副經理。去年年初,公司正式承接頤和園環衛保障服務項目,邁出了深耕北京的重要一步,而劉斌也臨危受命成為了頤和園項目的負責人,這對于而立之年的他來說,確實是個壓力不小的任務。

從項目開始前的頭兩個月,劉斌就擠出周末休息的時間,自己先到頤和園勘察地形,為項目“探路”。從萬壽山到昆明湖,再從長廊到西堤,他一步一個腳印地丈量著園區的每一寸土地,只為獲取第一手資料。無論是數九寒天,還是艷陽高照,園區里都留下了他辛苦付出的身影。毫不夸張地說,頤和園里每組果皮箱和垃圾桶的點位,每個座椅、燈桿、指示牌的位置和數量,他都爛熟于心。因此,他也獲得了“頤和園活地圖”的稱號。

不過,這個“活地圖”可不是這么好當的。作為項目負責人,劉斌總是每天第一個踏進園區,他一路走一路檢查,從地面有沒有垃圾到欄桿、牌示是否擦拭,從湖面楊柳絮是否清撈干凈到衛生間的清潔消毒狀況,這一趟下來就是將近兩個小時。他說:“要搞好環衛工作沒有捷徑,只有多走、多查、多總結?!比ツ瓯l的新冠疫情,徹底打亂了劉斌的工作計劃,讓本就是新項目的頤和園環衛保障工作更是受到了嚴峻的考驗。除了日常的各項環衛作業任務以外,劉斌還肩負起了疫情防控這項重任。他說:“疫情期間,保證項目全體員工的身體健康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我每天來園區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他們各項防疫工作,尤其是保潔員的體溫監測情況,我會一個一個地核對,不然我不放心?!?/span>

每年冬至前后,頤和園十七孔橋便會呈現“金光穿洞”的壯麗景觀,吸引八方游客紛紛慕名前來。下午兩點開始,成千上萬名游客從東堤和長廊涌向十七孔橋,不一會兒功夫“金光穿洞”的最佳拍攝地———南湖島就被大批攝影愛好者圍堵得水泄不通。這時的劉斌便化身為一名現場秩序維護者,引導游客保持間距、有序游覽。盡管在嚴寒的冬季,但劉斌卻忙得汗珠直流,噪子沙啞也不能停下休息。直到下午四點半人群慢慢散去,劉斌又馬不停蹄地轉戰到環衛作業的現場,帶領保潔員開始清理地面遺留的垃圾,為當天保障任務畫上圓滿的句號。

劉斌的老家在河北,雖說離北京不遠,但忙碌的工作使得劉斌很難經?;丶铱纯?,就連和家人通話的時間都很少。今年春節,一邊是政府發起的在京過年倡議,一邊是內心深處抹不掉的回家過年情節,劉斌的心中自然少不了一陣權衡與糾結。早已做好回家準備的他,看到疫情反復的情況后,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這個念頭,主動提出就地過節。當別人問起他你這樣做值嗎?他說:“兩年了,只回過一趟家,而且都不能在家過年,心里確實非常愧疚,但作為一名黨員,一名環衛工作者,當疫情來臨,響應國家就地過節的號召,這是我應該做的,與許多沖在最前沿的醫務工作者相比,這不算什么?!彼f的是如此堅定,也無比自豪。

這時,電話鈴聲響起,正是父親從老家打來的,催著他回家過年,劉斌一邊巡視著路面,一邊安慰著父親。平時風一樣的漢子,沒有什么困難能難得住他,但當他聽到父親的聲音后,眼框還是不免有些溫潤。他默默轉過身,偷偷拭去眼角的淚水。他說:“有大家才能有小家,等忙過這段時間就好了?!笨伤?,這一忙就是一年出頭。從去年年初算起,這兩年的春節、五一、十一等假期他都選擇在工作崗位上度過,每天的生活也都與繁密的工作交織在一起,但他卻沒有絲毫怨言,他說:“既然我是這個團隊的負責人,帶領團隊干好工作我責無旁貸,不為別的,只為我當初入園時所許下的‘為頤和園服務’的承諾?!?/span>

環衛工作也許平凡,但正是無數平凡的環衛工作者用他們勤勞的雙手維護著這座城市大街小巷,在背后默默地擦亮城市的每一個角落。作為一名京環人,我們更應該恪盡職守,為首都環衛事業發光發熱,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

?

北京機掃公司 梁子一